乌镇是假的 乌镇梦却是真的

2019-05-16 02:31

最近的一篇网文“乌镇是假的”,欲扬先抑的笔法将乌镇再次推到大众视野面前。碰巧,前两周在乌镇出差,深刻体会到这个江南水乡的多纬度发展,从互联网科技到特色服务业,从国际戏剧节到当代艺术邀请展,乌镇梦为“中国梦”提供了一个优质范本。停留在乌镇的时时刻刻,我都在感受这个江南小镇的每处细节,勾栏瓦舍之间我似乎感受到一个停留在口号中的“中国梦”的实现方式。

从《似水年华》里结缘的刘若英,是乌镇无处不在的形象大使,她的一句轻声细语“来过就不曾离开”,是乌镇对自己的定位。如果要续上后半句,我想说:“乌镇梦,来过就不曾醒来 ”。

360°无死角之美

人们都爱把江南水乡比作东方威尼斯,威尼斯之旖旎风光举世公认,那么乌镇之于威尼斯究竟高下如何?

我是在仲春季节来到乌镇的,这个季节真的是一寸春光一寸金。江南的樱花都已经凋谢无影踪,牡丹则还未到极盛之时,游廊的芭蕉竹影角落里残存着几朵茶花。你不是来早了一步,就是来晚了一步。春光就是这么无情。

但泡桐树却开得正是时候,巨大的花体、齐硕的树干,在江南水乡的倒影中临水玉立、含蓄优雅,引得几个重庆来的古装女子左顾右盼、流连忘返。

桐乡石板光可鉴

桐花坠落步惊心

晨光里的石板上,嘤嘤是女子自拍的细语,无声是桐花坠落的叹息。我在景区里移步换景,除了开到正好的泡桐,还有台阶上婀娜多姿的双色嫁接杜鹃、玲珑婉转的倒挂金钟、开到荼蘼的金色玫瑰、灿若霞光的红枫高举……

在乌镇总设计师陈向宏的微博里,我找到了乌镇之美的答案:“审美感是一种素质,跟生活有关、跟工作有关、跟与世界相处的态度有关。”

这样精致的景区,无论何时到来都不会错。因为你错过了樱花,还有桐花;错过了牡丹,还有杜鹃;错过了暮春的绚烂,还有初夏的芬芳……

从工作时段到周末光阴,在乌镇出差的全程,我一直在仔细观察身边的变化。无论是水汽笼罩下的水乡晨梦,还是马如游龙的休闲周末,乌镇始终是干净的,360°无死角的干净。就这一点就把威尼斯比下去了。

忍不住好奇的我,拦住一个环卫老伯问,一天需要往返打扫多少次?他用略带吴音的普通话回答我:没有多少次,脏了就打扫,什么时候脏什么时候打扫。

嘉兴的同事给我的提问做了备注:景区里如果发现有一个空矿泉水瓶、水域中出现一条死鱼没有被及时清理,包干责任人至少被罚200元。这样的精致化管理让我想起了高效的新加坡式公共管理,严格的责任追究制度,不仅督促管理落实到位,也营造了公众认可的社会习惯。

正如“乌镇是假的”一文所揭示的,乌镇就是一场“楚门的世界”,因为这里所有的细节都是经过精心设计好后呈现在游客面前的:民宿房东、餐饮服务、环保员……林林总总,大部分人都是这里的原住民,但他们现在在乌镇西栅“生活和工作”的角色已经变了:从乌镇原住民变成了乌镇旅游公司的员工,被要求扮演着他们原来的角色。

所以在乌镇旅游公司的严格管理下,乌镇呈现出游客最需要的古镇模式:石板路沿街的铺面零零散散的开着,衬托着古镇的慵懒气质;这里的每个“原住民”都勤勉礼让,没有一点纷争与叫骂声出现在耳畔,因为他们的服务品质时刻是受管控的;午夜时分,景区的夜景灯开始次第暗下去,江南古镇根据公司设计,呈现出古镇应有的宁静美好的梦乡……

这一切都让人恍惚,曾经在丽江古城遭遇到的夜半歌声、在凤凰古城遭遇的门票矛盾,这里似乎都被规避了。

文学梦、胶片梦、戏剧梦、艺术梦……好梦连连

如果说做旧如旧的古建筑和无死角的管理让乌镇具备了所有的硬件基础,那么精神气质的追求是乌镇追求的另一个极致。

这一点可以说浸润到了乌镇的每个角落。入住酒店的第一夜,霞枕水乡还算是意料之中,最心水、最惊艳的无疑是房间里放了木心的著作。这点心思,已经超越了五星酒店的极致追求,而落脚在了精神层面。一本泛黄的《哥伦比亚的倒影》已经把懂乌镇的人和这里的灵魂牵在了一起。

待你第二天开始去体会乌镇的时候,会发现酒店房间里的书根本不算什么,因为拐角处处都能遇到木心。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 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

人家就懂了

在运河边的杂货店墙上,字迹工整的《从前慢》找到了最好的归宿:悠悠运河水、慢慢从前心,这段话为一个商业化下的乌镇做出了最好的注脚。 

在不少民宿和店铺里,木心是它们最好的代言人。一两张黑白照片、三四本木心著作,一下子就拉近了游客与店主间的距离。本来属于文艺青年接头暗号的标志性人物,却在这里近乎泛滥成灾。你不知道究竟是喜还是忧?

随着2015年底木心美术馆在西栅景区的落成,对于当代文学爱好者和中产阶级而言,它成了到乌镇、桐乡乃至嘉兴必打卡之处。水面上,与并蒂莲造型的乌镇大剧院相毗邻的木心美术馆,近乎是每一个艺术朝圣者向往的殿堂——水中央,木之心。

在乌镇上演的无数个梦中,文学梦无疑是水乡最原生的底子:茅盾、鲁迅、木心、丰子恺……有了这个底色,银幕梦、戏剧梦、当代艺术梦,一场场接踵而至,让每个游人都随着乌镇入梦、入戏,一旦入梦,就不曾醒来。

在乌镇无数的梦中,有一个属于胶片梦。黄磊刘若英的《似水年华》、陈少红版《红楼梦》、柳云龙的《暗算》,一出出好戏在这里连轴上演。

又因了这份胶片梦,黄磊把赖声川、孟京辉请到了乌镇。乌镇戏剧节的梦想就这样成了。从黄磊的“胶片梦”到孟京辉的“戏剧梦”,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事。从昆曲到现代戏剧,不同年代的观众都能在乌镇找到自己的兴致所在。赖声川带给首届乌镇戏剧节的开幕大戏就是长达8小时的话剧《如梦之梦》。

到2019年,这个“戏剧梦”一晃就是第七个年头。《人民日报》称:“乌镇已入戏。从2013年办起戏剧节后,这个江南小镇有了不一样的气质。”

戏剧梦未醒,当代艺术邀请展又至。缘起是北栅丝厂的老厂房改造,华丽转身成为当代艺术展厅。从文学梦到戏剧梦,再到先锋艺术梦,乌镇好梦连连。在首届艺术展上,获得过5座奥斯卡奖的世界天团“维塔工作室”就参与举办了20年回顾展。

今年的当代艺术邀请展主题是“时间开始了”,充满想象力的当代艺术吸引了各国艺术爱好者流连忘返。笔者在匆匆逛完南北两个展区后的结论是,当代艺术展一定要在儿童陪伴下欣赏,他们的视角会带来更多的启迪。

时间已到,未来已来

人脸识别、无人驾驶、互联网医院、电子寄存、世界互联网大会永久会址……乌镇扑面而来的科技感,与这座文学、戏剧小镇完美融合、无缝连接。让人不禁感慨:未来世界已来,这就是梦开始的地方!

从入园的第一步开始:每个游客都能亲历的黑科技“刷脸”入园,只需三秒录入人脸信息,居住在景区内的游客就可以在住房时段内不限次重复入园。

行李寄存电子化,手机一键操作简洁明了,为出行提供了极大的方便。而这些都只是这个互联网智慧小镇最表面的特征。在乌镇,智慧医疗、智慧出行、智慧安防、智慧社区等10余个智能化项目都在身边发生。

这一切都随着第一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到来而落地生根。紧靠沪杭的地段让乌镇成功在地缘上取得先发制人的优势,古镇特色、水乡气质让乌镇近水楼台,然而这背后最重要的推手还是来自于人,来自于当地的管理者。

来乌镇出差的同事,无不认同当地政府官员的精进意识和服务意识。台上他们是这么说的,台下他们更是这么做的。天南海北一比较,大家得出的结论是:没有见过这么高效的!对于乌镇的羡慕溢于言表。

因此,才有了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此举行,才有了次年的大会永久落户乌镇;凭借互联网大会的东风,越来越多的互联网IP落地乌镇,从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到首届国际工业互联网大会,乌镇在求新、创新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回到“中国梦”的话题,我一直在想这个出现在无数中国人口中的“梦想”究竟是什么样子?到了乌镇,在“乌镇梦”上我找到某种答案。

20年的发展,让这个普通的江南水乡一跃成为国家名片之一。它是最中国,也是最国际化的;它是最民族,也是属于世界的;它保留了最细节的传统之美,也拥抱着最潮流的科技之美;它舞动着文艺和戏剧的细胞,又拥有最硬核的黑科技。

如果说“中国梦”是当代中国的集体目标,那么“乌镇梦”为这个梦提供了有价值的实践参照。

(注:文中配图均为作者所拍摄)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

  • 合影再遭拒,孙杨事件到底冤不冤?

      在韩国光州举行的世界游泳锦标赛,国家队首席泳手孙杨早前在400米自由泳夺金时,亚军的澳洲泳手霍顿拒绝同台领奖,抗议国际泳联在孙杨怀疑服用禁药的仲裁未有结果时,就允许...

    2019-07-24 02:36
  • 李鹏去世,三峡工程再成焦点

    中国前国务院总理李鹏担任总理期间力推三峡工程建设。这项耗资逾千亿人民币、世界上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据称具有防洪抗旱、发电及航运的作用,但启用后,工程的效益安全备受质疑。从三峡工程立...

    2019-07-23 22:44
  • 李鹏回忆录里的故事

    2014年7月,《李鹏回忆录(1928-1983)》由中央文献出版社、中国电力出版社联合出版发行。该书是李鹏撰写的一部自传体书籍,时间跨度从1928年至1983年,共55年。“政事...

    2019-07-23 22:09
  • 在思考就是犯罪的时代 他们注定难逃一死?

    再看1984,有一个问题似乎变得十分要紧。在一个无处无时不被监视的时代,他们为何在监视的罗网下,去安排一场注定被判处死罪的约会? 不错,这是奥威尔在1984中虚构的一个乌托邦世界...

    2019-07-23 06:30
  • 李嘉诚背后的女人有多强大?出身平平却坐拥百亿身家

    说起那些人尽皆知的商界大佬,很多都是有着许许多多的红颜知己。这些红颜知己大部分都是貌若天仙。“大刘”刘銮雄就曾与李嘉欣、蔡少芬等漂亮的港星有着各种各样的花边...

    2019-07-23 05: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