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将反共基地变成中共政治上的朱日和基地

2019-07-12 02:39

      上次我讲,一直想谈一谈如何让香港这个富贵资产保值,不让它变成负资产,而且还要增值。其实我想的就是:应该让香港的反对势力变成中共的蓝军,让香港成为中共政治上的朱日和基地。

中国人民解放军几十年没打仗,对越反击战带来的经验,曾对解放军改革起到重要作用,但随着离战争越来越远,加上武器现代化带来很多变化,那些在纸面上的演习计划,那些预定程式的演习过程,无法检验其真实效力,使得解放军没有底气能应付各类现代化战争。当然,最好的办法是象美国一样,有事没事,找个借口去杀外国人,练练杀人本领,但中国做不到这一点,中国是文明国家,不能学美国这种民选的野蛮政府。那么怎么办呢?于是中国军队建立了朱日和演习基地,各种战术都要在仿真的条件下,通过对抗而得到验证。为了对抗,又成立了蓝军,蓝军的首领满志广成为了名人,各军兵种将“打到朱日和,活捉满广志”当作最大的目标,据说满广志带领的第一蓝军旅只输过一两次。当然,满广志赢不仅靠他的本事,更重要的是,他拥有或假设拥有世界最先进的装备,给对手部队以最严酷的锻炼,检验在现代化条件的战争能力。

“满广志”的图片搜索结果

⬆️满广志

那么,中共其他方面的工作如何检验其政策、行政能力、对内对外的斗争策略以及是不是正确呢?其结果是不是象说得那样呢?其实由于没有一个朱日和基地,没有蓝军,许多工作上的失误给掩盖了。中共建国后,通过艰苦奋斗,建设和拥有了民国时志士仁人做梦也想不到的强大硬实力,敌对势力轻易没有能力对付,但这样也使得其他战线的部门逐渐丧失了在脱离权力资源的情况下进行工作的本领。革命时期真正的共产党,是靠塑造党的意识形态魅力进行各项工作,他们只有信仰,没有权力。在执政的情况下,这种能力在层级式官僚机构里很难培养。所以,在硬实力维护着国家安定的情况下,其他统战、组织、宣传、群众等工作每年都可以报喜,上级部门其实无法验证其中哪些是真的,哪些是言过其实。

现在天上掉下个香港。香港是中国领土,但实行一国两制。中国硬实力随时可以不讲道理不顾后果地碾死所有反对势力,国家领土可以安全无虞,底线可保。但由于香港其离权力中心较远,这个地方又可以容忍一定程度的政治混乱,可以将这个地方做为共产党斗争的朱日和军事演习基地,而香港反共反华势力、外国情报力量就是中共各项工作的蓝军第一旅。

党的各个部门决策者都可以来这里锻炼,成功的加以总结,不成功的加以改正,在残酷环境中显示能力的人可以升官,没有能力、束手无策又不思进取的不可重用。

其实,香港已经当过中国大陆地区经济上的朱日和基地了。当年我移民香港后不久,大陆各省的驻港公司已经在大陆逐步市场化的环境下开始真正的公司化运作,而不是再当作行政性的窗口公司。外贸、投资、上市、期货无一不在香港开始锻炼,逐步增强这些公司在市场经济中的生存能力。当时受骗上当,贪污腐败不知凡几,但同时,中国大陆也借助香港,在城市管理、地铁建设、公司运行、土地出让、金融市场运作及监管、法律环境、国际贸易、学习外国政治经济基本知识等方面取得了重要经验。曾经的中国证监会副主席也是香港人、我女儿的法律老师叫何美欢教授,一个非常爱国,真正抛弃丰厚收入来到中国大陆,帮助建立金融市场法规的香港人,她因脑出血在家中去世几天才被发现,出殡时中国法律界大佬站满两边,我女儿哭了好几天。

在这样的香港,条件这么优越(我指的条件是安全底线可保,但又乌龟王八横行的情况,不是指太平无事的香港),中共可以重新磨利它的爪牙。之所以提出这点,因为中国建设取得巨大成功,已经拥有大捧了,所以难免轻视自己的爪牙,不仅没有磨利,而且还文明地天天剪指甲、甚至擦指甲油。一遇到香港这种情况,大棒用不得,爪牙又没有,得力措施就不多了。

所以,以后应该以在香港的斗争为检验标准:在香港一国两制不变,法律框架不变的情况下,情报机构如何在自己的领土上与美、英情报机构斗争?统战工作如何与有外国情报机构背景的NGO组织对抗?宣传工作如何与洞察人情世故的外国情报机构影响下的媒体争夺舆论?组织工作如何争取群众?教育工作如何与给西方洗脑的教师争夺?青年工作如何重塑共产党的魅力?所有部门如何携手合作,在不违反一国两制和香港法律的前提下,向麦卡锡参议员学习,在舆论中将西方势力及意识形态污名化、营造微妙地恐怖气氛,让反共人士焦虑而不是让爱国人士难为;国内政权如何在不影响香港一国两制的情况下,将大棒伸向香港?我讲的大棒指前文提过的设立判国罪,以及获该罪的人不在中国境内就不受中国法律保护的概念,但没人看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这里解释一下:这个法律极具恐怖的威力:如这与悬赏制度相结合,可以催生赏金猎人的职业,这样政府不需要象中情局一样在境外搞非法活动,从赏金猎人手中抓获罪犯时,又不需要过问赏金猎人在境外获得猎物时是否使用合法手段。这种设想在实际上没什么用途,外国也会保护自己的法律环境,真正能抓多少也无法预测,而且实际上需要这样做的事也不多。但这样有助于针对极端反共人士营造红色恐怖。

香港这样宝贵的资产,千万不要给官僚机构的洁癖给消灭了。官僚机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它倾向于逃避麻烦,而不是创造事业,它心中的“好”的管治就是太太平平,让它各级负责人可以尸位素餐做庸官。

将香港反共势力当蓝军,将香港当政治上的朱日和基地,而不是完全消灭香港的现状,这样既不会引起不必要的国际风波,又可以将香港成为检验中国官员和中共干部本领的照妖镜,还可以顺便在政治上反复蹂躏碾压香港反对势力,反正中国有的是时间。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

  • 合影再遭拒,孙杨事件到底冤不冤?

    在韩国光州举行的世界游泳锦标赛,国家队首席泳手孙杨早前在400米自由泳夺金时,亚军的澳洲泳手霍顿拒绝同台领奖,抗议国际泳联在孙杨怀疑服用禁药的仲裁未有结果时,就允许他参赛。7月23...

    2019-07-24 02:36
  • 李鹏去世,三峡工程再成焦点

    中国前国务院总理李鹏担任总理期间力推三峡工程建设。这项耗资逾千亿人民币、世界上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据称具有防洪抗旱、发电及航运的作用,但启用后,工程的效益安全备受质疑。从三峡工程立...

    2019-07-23 22:44
  • 李鹏回忆录里的故事

    2014年7月,《李鹏回忆录(1928-1983)》由中央文献出版社、中国电力出版社联合出版发行。该书是李鹏撰写的一部自传体书籍,时间跨度从1928年至1983年,共55年。“政事...

    2019-07-23 22:09
  • 在思考就是犯罪的时代 他们注定难逃一死?

    再看1984,有一个问题似乎变得十分要紧。在一个无处无时不被监视的时代,他们为何在监视的罗网下,去安排一场注定被判处死罪的约会? 不错,这是奥威尔在1984中虚构的一个乌托邦世界...

    2019-07-23 06:30
  • 李嘉诚背后的女人有多强大?出身平平却坐拥百亿身家

    说起那些人尽皆知的商界大佬,很多都是有着许许多多的红颜知己。这些红颜知己大部分都是貌若天仙。“大刘”刘銮雄就曾与李嘉欣、蔡少芬等漂亮的港星有着各种各样的花边...

    2019-07-23 05:52